超级快3精准人工计划:借鑒這些經驗,直面新冠疫情,2020鄉村旅游如何升級發展?

【本文底部】掃碼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69農村創業:為2020新農人提供精選的涉農創業新項目,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新政策!



超级快3一定牛推荐号码 www.20hunt.com 2020年新年伊始,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歐美國家深陷“封城抗疫情”與“出門謀發展”的兩難泥潭。中國盡管仍需直面疫情,卻義無反顧地開始了恢復國民經濟的艱難歷程,包括鄉村旅游在內的各行各業。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撰文:新冠疫情將永久改變世界秩序。疫情前后我國鄉村旅游自然會有諸多不同。

財富時代 | 借鑒這些經驗,鄉村旅游如何發展升級?

廣安市武勝縣武勝白坪—飛龍旅游區▲

新冠疫情前鄉村旅游的“盛世危言”

疫情之前我國鄉村旅游發展勢頭強勁,綜合成效顯著。

供給側改革:釋放政策紅利

一張亮麗的成績單▼

四川省廣安市, 2017年,戶籍人口464.7萬,面積6339.22平方千米。截至2019年底,廣安市成功創建全國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示范縣1個(武勝縣)、示范點2個(白坪飛龍鄉村旅游度假區、廣安蜜梨度假基地);中國農業公園1個(白坪飛龍鄉村旅游度假區);省級鄉村旅游示范縣2個(華鎣市、武勝縣)、示范鄉鎮16個、示范村30個;省級鄉村旅游強縣1個(武勝縣)、特色鄉鎮4個、精品村寨7個、創客示范基地1個、星級農家樂/鄉村酒店111家、精品特色業態22家、特色業態40家;全國旅游扶貧示范項目1個(白坪飛龍鄉村旅游度假區)、省級旅游扶貧示范區2個、示范村40個、民宿達標戶115家……

從全國范圍看,還有多少類似廣安市這樣亮麗成績的城市?

2016年1月19日,時任國家旅游局局長李金早在全國旅游工作會議上提出:中國旅游要從“景點旅游”到“全域旅游”轉變。

2018年1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正式頒布……

以上一系列政策紅利推動了鄉村旅游。

需求端:“城一代”心中的夢

一段新聞(部分摘錄)▼

前幾年,日本北海道“一個人車站”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中國人。

日本北海道旅客鐵路公司計劃關閉“上白滝站”,后來發現有一名學生還在使用,于是決定繼續保留,直至該女學生畢業。

故事很溫暖,但背后的情況很悲傷。

由于城市化、高齡化的日益嚴重,日本鄉村人口急劇減少,出現了大量“一個人的村莊”“一個人的學?!薄耙桓鋈說某嫡盡畢窒?。真正留在鄉村的,也都是年齡偏大的人群。

上周筆者在美山町考察,這個完整保留了日本最地道生活風貌和景觀、被稱為“日本人的心靈故鄉”的鄉村,每年接待游客30萬人次……

注釋:在日本地位如此之高的鄉村旅游目的地,美山町30萬人次/年的游客規模,顯然不如很多人想象般的大!

我國鄉村旅游前景如何?

一般認為,旅游業,是依靠旅游資源與旅游設施,通過為游客提供“食、住、行、游、購、娛”等增值服務來獲得收益的行業。

本質上看,旅游業,是以“游客搬運”與“異地消費”為主要特征,通過推動游客“在異質感日常生活空間中的切換”以及“對異質化日常生活方式的體驗”來獲得收益的行業。因此,鄉村旅游的成敗得失,高度依賴于“鄉村”作為“旅游目的地”對城鎮常住人口(事實上的需求端主力軍)的滿足程度。

于是,深入分析城鎮常住人口的類型構成以及不同類型人口對鄉村旅游的需求心理與消費行為,成為更好發展鄉村旅游的必答考題。

1978年,人類文明“史詩般”成就的中國“改革開放”元年,我國城鎮戶籍人口約1.7億;2019年,我國城鎮常住人口約84843萬,鄉村常住人口約55162萬。

如果將我國城鎮常住人口簡單分為以下三類:

“城市原住民”、“城一代”、“城二代”,利用不同方法初步估算可基本確定,時下我國城鎮常住人口大致呈現出“城市原住民”約2.5億、“城一代”近4億、“城二代”近2億的分布特征(以上估算可能不夠精準,但描述基本趨勢應無問題)。

進一步分析發現,以上三類城鎮常住人口對鄉村旅游的需求和消費,區別極大:

  • “城市原住民”,通常情況下,多出于“獵奇”心理選擇鄉村旅游,其經常性鄉村旅游的概率,總體較低。
  • “城一代”,因潛意識中強烈的“夢里鄉愁”,以及行為上對傳統習俗(回鄉過年、返鄉祭祀等)的尊崇,大多數人對鄉村旅游(尤其回到自己的“故鄉”)的好感度與消費頻次較高,并因此成為了鄉村旅游的消費主力。
  • “城二代”,在鄉村旅游消費上,多表現出對“城一代”的追隨性特征(尤其在獨立生活前)。部分“城二代”可能在追隨父母的過程中逐漸接受鄉村生活方式并產生較高頻次的鄉村旅游消費,但相較“城一代”,規模遠小已是必然。

從以上分析出發我們必須深刻認識到,近年來看上去很火的鄉村旅游,相當程度上是因為在現階段擁有規模極大的“城一代”。

財富時代 | 借鑒這些經驗,鄉村旅游如何發展升級?

池岳農村生態旅游區▲

疫情后鄉村旅游“賦能升級”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提出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

隨即,圍繞“新基建”,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國家部委密集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仔細分析可以發現,以“新科學技術、新應用場景、新運營主體”為驅動力量,以“新發展范式、新產業形態、新運營模式”為表現形式的頂層架構。

從該頂層架構出發,在疫情后,包括鄉村旅游在內的各行各業,均需賦能升級。

(一) “宅”生活方式:疫情后新技術革命鑄就的需求端巨變

“新基建”提速,一場疫情后發生變革,全面展開:一方面,疫情新技術(5G、大數據、物聯網、AI、區塊鏈等)推動的三體互聯世界——意識人體、客觀物體(如汽車)與數字虛體(如AI)等三類主體連接而成的客觀世界——正在快速成型,在這個以“數字”為中心的全新世界里,越來越多不受時空影響、更加自動化智能化的生產生活場景正在成為現實,并將深刻影響各行各業的分化與融合。

另一方面,疫情后,40年改革開放催生出的規模龐大的新中產與高凈值人群(絕大部分為城鎮常住人口),其消費升級的需求十分旺盛,并由此在產品定義、供應鏈、營銷傳播、體驗服務等諸多方面呈現出前所未有之巨變,從需求端出發,能實效滿足該部分人群生活質量之需的產品(服務),必將迎來“井噴式”發展機遇!

很顯然,疫情后,因為“新技術革命 需求升級”,城鎮常住人口在社區與家庭的停留時間快速飆升,樂享“宅”生活方式的“宅”人口,急劇增多。

“宅”生活方式,總體上呈現出兩個十分重要且非常有趣的趨向:

其一,當“宅”人口為了生存必須駐留城鎮時,一方面,其從居家地到工作地“兩點一線”的行為特征更加明顯;另一方面,為解決日常生活之需,其對“互聯網在線訂購 線下物流配送”的生活服務場景,依賴度越來越高;

其二,當“宅”人口產生暫時或長期脫離自己熟悉之城鎮的需求時,一方面,主要依賴于線上數據信息的“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發生概率越來越高;另一方面,主要受制于線下深度體驗的“歲月靜好的心靈家園”,越發受人追捧。

(二)異質化生活美學:疫情后鄉村旅游的成功密碼

讓鄉村旅游成為“宅”人口離開城市時優先選擇的旅游方式!

2010年7月,在即將完成西安“彰顯華夏文明的歷史文化基地建設”全球重大招標課題之際,有機會與陜西省某主管文旅的領導當面溝通——其時,成都文旅業總收入約為西安的2.3倍(到2019年,在基礎體量已極大的前提下,雙方差距已至4倍以上)。

問:西安的旅游資源十分豐富,歷史文化資源可稱全國第一,但文旅業總收入卻不及成都一半,為什么?

答:因為成都有春熙路的打望(美女),九眼橋的酒吧(美酒),隨處可見且很多24小時營業的蒼蠅館子(美食),政府與企業、市民與游客良性互動而鑄就的三圣花鄉(美景)、全球密度最大一年可喝掉7個西湖水的茶(麻將)館……

問:只用一句話,你會如何概括成都文旅業?

答:因為成都的政府、企業與市民,聯手締造了至少在華人社會里無與倫比的異質感日常生活空間以及蘊藏其間極度適意的異質化生活方式!

全國領先的成都文旅業,究竟有什么過人之處?

全域文旅,一般是指以旅游業為優勢產業,通過對經濟社會資源尤其是旅游資源、相關產業、生態環境、公共服務、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文明素質等進行全方位、系統化的優化與提升,進而將一個區域(一個或若干個具有相近生活方式的村落或社區)整體作為功能完整的旅游目的地來建設與運作,以實現景點景區內外一體化、人人是旅游形象、處處是旅游環境的目標,并助力區域資源有機整合、產業融合發展、社會共建共享,最終實現以旅游產業帶動和促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一種全新發展理念(模式)。

1、“資源虹吸”:全域旅游發展理念下以游客為對象的必由之路

很顯然,在“全域旅游”發展理念背后,深藏著一條十分清晰、以游客為中心的“資源虹吸”路徑,該路徑通常表現為:

——以原住居民的利益訴求為中心,充分激發原住居民的創造力,工匠般形塑本區域的異質感生活空間,并在此基礎上提煉出確有市場競爭優勢的、差異化的核心文化價值。

——以顧客價值最大化為依據,以內容為載體,利用各種媒介(含交通),全面降低本區域與其他日常生活空間之潛在顧客——即外地游客的“相遇成本”。

——以體驗與服務為抓手,基于“價值共創”原則,在本區域地方政府、本土旅游企業、本地居民與外地游客的共同努力下,全面打造本區域的異質化生活方式,并竭力提升其在外地游客心智中“口碑效應”。

——以商品所有權轉移為中心,確保本區域與其他“日常生活空間”之外地游客發生交易活動時的轉換效率與效果,從而推動形成更多的重復性消費。

2、異質化生活美學:疫情后鄉村旅游的成功密碼

我們都知道,任何產業的賦能與升級,均高度依賴于人力、財力、物力、信息、政策等要素資源的有效聚合。

疫情后的鄉村旅游,顯然更需要充分利用各類要素資源(尤其本地優勢特色要素資源),將自己打造成為游客優選甚至首選的旅游目的地,因此,借鑒近年來廣受全國旅游行業關注之成渝兩城的經驗與教訓,十分必要:

2018年5月16日,重慶才首次召開旅發大會(相較成都晚10年以上),但是,以“山、水、城”所建構的異質感生活空間為核心賣點,以“注意力新經濟發展范式”為指導思想,以“眼球 網紅”新產業形態為工作切口,僅1年半時間,2019年國慶黃金周,重慶即完成了游客總人數全國城市第一的壯舉,取得了爭奪“游客”這一旅游業核心要素資源的初步勝利!

但是,游客人次少1800萬,旅游收入多100億,與重慶一時瑜亮的成都,使“重慶數人,成都數錢”成為2019年全國旅游行業的“現象級”話題,盡管原委頗多,但對“場景 體驗”的高度重視,應是成都力壓重慶的不二法門。

對成都文旅產業而言,“體驗 場景”是指在體驗經濟大時代里,通過全域式、場景化、供需雙方價值共創的交互體驗,使游客在“身臨其境”中獲得“意想不到的好處”進而“上癮”的過程。其中,體驗強調以游客為本的切身感受,只有將游客真正融入進游程中,游客才不會對旅游產品產生疲憊感,進而產生更強的情感聯結;場景強調以文化為核心的日常生活方式,具體表現為針對游客營造一個囊括“聽覺、視覺、嗅覺、味覺、觸覺”等多元立體感知、能夠讓游客產生強烈印象與深刻記憶的日常生活空間,全力激發游客多次體驗的消費沖動,并由此形成獨一無二的市場競爭力。

總體上看,景點被視為線下流量的觸點,最大可能集聚了線下游客;景區被視為新產業、新業態與新模式的孵化器,較好實現了資源資產化與資本化邏輯下的資源虹吸與產業聚集;整個城市則被視為一個宏大的體驗場域(日常生活空間),為游客打造了一種異質化的生活方式甚至生活美學,是大量赴蓉游客價值認同和情感認同的真正源泉,更是成都文旅業為我國疫情后鄉村旅游可以提供的最有借鑒價值的成功密碼。

財富時代 | 借鑒這些經驗,鄉村旅游如何發展升級?

池岳農村生態旅游區▲

差異化品牌IP:疫情后鄉村旅游的重大課題

以城市生活狀態下的“宅”人口為對象,讓鄉村旅游創造更多收益!

日本最美農村之一,高知縣的馬路村(UMAJI),是一個人口不到一千、群山環繞、沒有鐵路、沒有高速公路、沒有信號燈的偏僻小村莊,曾以出產木材為主,但在1979年被禁止伐木后,迅即凋零。

為走出一條生存發展新路,不服輸的馬路村村民們,圍繞“柚子”這個單一產品(品類),堅持工匠精神,歷經40年漫長歲月和六次創業(其中多次甚至是自我革命的迭代升級),最終創造了一年接待300多個體驗與游學團體,賣出1000多萬件商品(包括“暢飲馬路村”香橙果汁、果醬、柚子味噌等食品;用當地高山柚子制作的美容護膚品——如柚子力沐浴露、蜂蜜柚子皂、青柚化妝水等),年銷售額高達2億元(RMB)的產業神話,重新振興了自己的村莊。

從數據上來看,真正來到馬路村的游客每年只有55000人次,但馬路村“柚子”系列產品的常年購買者卻有61000人以上。此外,10000多名來自全球的“特別村民”更是馬路村的驕傲。

“馬路村奇?!?,有什么值得深度學習借鑒的經驗嗎?

1、“空間外擴”:全域旅游發展理念下以產品為中心的康莊大道

深入剖析全域旅游發展理念發現,在“資源虹吸”路徑之外,還有一個十分重要、但一直以來未被我國鄉村旅游業者充分重視的戰略選項:“空間外擴”。

鄉村旅游的“空間外擴”,是鄉村旅游業者在“資源虹吸”的基礎上,以工匠精神生產之農產品為支點,以信息連接與人際連接為支撐,從鄉村到城市的產業鏈路與產業生態。

深入研究我們赫然發現,某種意義上看,“馬路村奇?!?,完全是馬路村村民們深刻理解并創新實踐“空間外擴”的成功典范:

其一,沒有對自己的村莊擁有最淳樸、最真摯情感的原住村民們,“馬路村奇?!本蘅贍芊⑸?!我國鄉村旅游業者必須時刻提醒自己,任何鄉村旅游實踐活動,一旦選擇將原住村民們整體搬遷出其“生于茲養于茲”的村莊,注定失敗!

其二,在”40年””六次創業”等關鍵詞背后,工匠精神般近乎偏執的堅持,用最原始的方法做好“柚子”大單品,是“馬路村奇?!弊鈧匾木?。我國鄉村旅游業者必須知曉,任何產品品類背后都有相對應的細分消費需求類型,因此,將品類做到極致,前途無量。

其三,不依賴門票,主要收入來自“柚子”系列產品銷售,是“馬路村奇?!鋇牧硪惶踔匾?。為此,走進馬路村的每個游客,都會被安排入住“干凈有范兒”的溫泉民宿,力求在深度體驗中喚起其“故鄉”情結,增強其記憶與癮頭,并因此實現了我國鄉村旅游夢寐以求的“游客總數低于產品顧客總數”和“門票收入遠低產品收入”的目標。

其四,在必要的“信息連接”之外,高度依賴區域外潛在游客與顧客的“人際連接”,也是“馬路村奇?!鋇鬧匾櫓?。為此,馬路村在日本開創了在線申請的“特別村民制度”,并通過寄送特別村民住民票、馬路村小報、馬路村產品以及在快遞箱里放置自制全棉毛巾而非泡沫等手段,讓全球粉絲在被尊崇的感受中自覺成為馬路村的一員。

2、差異化品牌IP:疫情后鄉村旅游的重大課題

疫情后,“外貿”這架在相當長時間內與“投資”并重的、拉動我國經濟發展的馬車,必定受創極重,因此,除前文已提及的“新基建”之外,“擴大內需”必將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國策。

2018年1月,鄉村振興戰略更是明確要求:深入推進農業綠色化、優質化、特色化、品牌化。打造區域公用品牌,培育農產品品牌,?;さ乩肀曛九┎?,打造一村一品、一縣一業發展新格局……

從以上政策出發,疫情后的鄉村旅游,首先,帶有追趕西方發達國家意味的差異化產品品牌建構之路,成為必然選擇;其次,日益碎片化的媒介環境、多元化的消費場景、碎片化內容難以被消費者記憶、產品品牌的記憶點難以形成……越來越多的挑戰,使以內容為中心的IP打造應運而生。

總而言之,差異化產品品牌與內容IP,已經成為疫情后鄉村旅游必須直面的重大課題?!奧糜我⒄?,必須創品牌、樹IP”正是秉持此理念,輔以創意設計的手段,成都創造了“成都=熊貓之城(The City of Panda)”的產品品牌&內容IP神話。

事實上,大熊貓并非成都獨有,其野外棲息地遍布四川、陜西、甘肅三省的17個市(州)。上世紀80年代,大熊貓主食——冷箭竹大面積開花枯死,6只病餓大熊貓被救護到成都動物園。以此為契機,1987年,以成都動物園為主體正式組建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標志著大熊貓與成都真正意義上的深度結合。

而且,由于世界自然基金會很早選擇了大熊貓作為會徽并傳播甚廣,因此,大熊貓甚至可被視為全世界共有的自然與文化資源。

由于從籌建之初就確立了科研與旅游并重的思路以及“產、學、研、游”一體化發展的模式,因此,在全體市民的共同努力與創意設計的專業加持下,歷經30余年,成都完成了大熊貓這一全球公共的自然文化資源向排他性城市產品品牌與內容IP的轉化,不但實現了大熊貓生態文化價值與城市建設的有機結合,構建了較為完整的熊貓文旅產業鏈路與產業生態,更是打造了一個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文化的生動范例。

很顯然,堅持對創意設計的持續投入,更多更好的差異化產品品牌與內容IP必將誕生,疫情后我國的鄉村旅游前景一定繁花似錦。

點擊這里查看詳情>>>??免費贈送2020最新農業補貼匯編資料!